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数字乡村建设中留守妇女的角色与价值

2022-05-13 15:45:25

 ·阅读提示·

    目前我国正处在乡村振兴的重要时期,数字乡村建设是乡村振兴的关键环节。在这一过程中,农村留守女性的作用不可忽视。当前,农村留守妇女正置身于数字乡村建设的前沿,逐步实现角色转变并由此为农村数字化建设带来新的价值赋能。充分关注与激活留守妇女的整体价值潜能,是实现数字乡村建设、助力“数商兴农”工程实施的重要途径。关注留守妇女在数字乡村建设中的重要作用,具有重要意义。

    

    近年来,我国积极倡导“数字乡村建设”,以“互联网下沉”的方式努力填补城乡“数字鸿沟”。在这一过程中,农村留守女性的作用不可忽视。今年2月,中央一号文件进一步强调实施“数商兴农”工程,推进电子商务进乡村。推动“数商兴农”工程可持续实施,数字乡村建设是基本保障。当数字时代新事物出现时,女性的接受度和包容度使她们更易于发挥自己的社会作用。当前,农村留守妇女正置身于数字乡村建设的前沿,从数字化成果的体验者、参与者转变为数字时代的前沿生产力。

    留守妇女在数字乡村建设中的角色转换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农村人口结构发生显著变化,留守妇女、老人和留守儿童成为农村主要人群。而当农村留守妇女从单一的家庭劳作或密集型劳动产业向数字智慧型发展产业时,数字社会尤其是数字乡村建设便赋予了她们更多的角色转换机会。

    ——从“闭塞的劳作者”转变为数字时代的参与者。伴随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农村土地耕种不再是男性的主业,而成为留守妇女的主要工作,单一的劳作模式和相对闭塞的生活环境,导致农村留守鲜有与外界接触的机会。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农村留守妇女的这一生活现状被极大改善,她们借助互联网的优势实现群体性的转变。当数字观念在群体中传播时,由此产生的联动效果便开始出现,农村留守妇女以群体性姿态通过数字平台打开视野、了解外界。她们不再只是留守农村的劳动者,而是数字时代的参与者。她们在通过数字平台认识世界的同时,也将自身乃至身处的乡村带入数字时代。

    ——从“居家赋闲者”转变为数字经济的创造者。农村留守妇女的工作时间普遍集中于某一固定农时,其余时间则往往赋闲居家。数字时代的到来为她们提供了更多参与数字经济生活的机会,闲暇时间得以充分利用。留守妇女以微商、直播带货、短视频变现等方式创造经济价值,实现了从“居家赋闲者”到经济创造者的角色转变。

    ——从被迫“留守者”转变为网络社群的创建者。在数字时代,这群被迫的“留守者”似乎发现了自己生活的另一片天地。调查显示,在湖北省诸多以“乡村工作交流群”“商店便民服务群”“闲置物品售卖群”“牲畜饲养群”等命名的乡村社群中,乡村留守妇女已成为主要的创建者和交流者。她们于其中分享日常生活、种植、饲养等经验的同时,也提供便民、利民服务,并且她们正在努力尝试对所建的网络社群进行管理,维持社群的日常活跃度、便捷度和适用度。这一行为既实现了留守妇女个人的价值升华,也促进了和谐乡村建设。

    数字乡村建设中留守妇女的价值赋能

    数字技术的下沉,重塑了农村留守妇女的角色,进而激活了她们的价值潜能,为留守人口集中的乡村数字化建设带来生机与动能。

    ——视频、直播风口下的经济创新。数字乡村建设相关政策的实施,促使留守妇女以极大的热情纷纷加入数字经济大潮中来。从依托微信平台进行的微商,到当下热火的短视频直播带货与流量变现,农村留守妇女逐渐掌握了数字时代的经济“密码”。她们往往以分享农村日常生活、家庭琐事、拍摄搞笑段子等方式为网民持续输出内容,在获得可观的经济收入后,部分人会将“副业”作为“主业”发展。在这一过程中,农村留守妇女实现了个人经济创收,甚至可以带动所在乡村成为“热门打卡地”,进而带动整体乡村经济振兴。据报道,在留守妇女周红英的带领下,湖北麻城市黄土岗镇堰头垸50名留守妇女在淘宝、拼多多、抖音等平台通过直播的方式售卖金丝菊、腌菜、葛根粉等200多种当地出产的农副产品,近一年来的销售额有500多万元。堰头垸村位于大别山深处,曾经是国家重点贫困村,2500多口人有1000多人外出务工。50名留守妇女变成了土网红后,堰头垸也成为麻城市第一网红村,全国各地每天来打卡的游客络绎不绝,一年超过10万人次。

    ——依托网络的家庭家教家风建设。家庭家教家风建设是乡村建设的重要环节。在农村留守家庭中,由于丈夫(父亲)的外出务工,留守妇女成为整个家庭和谐稳定的纽带,在家庭成员的沟通协调中发挥核心作用。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功能应用的广泛推广,依托手机,外出务工的丈夫与留守家庭成员间的即时沟通交流成为可能,其在家庭建设中的角色缺失问题得到解决。在这种依托数字平台的家庭建设中,留守妇女发挥着核心作用。有调查显示,湖北省钟祥市一些农村留守妇女在当地学校的帮助下,通过手机社交媒体与丈夫沟通、分享家教的方法和心得,探讨孩子的培养问题,共同探讨家教的大计,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基于网络社群的乡村治理。在数字乡村建设规划中,乡村数字治理体系日趋完善是重要目标之一。大量人员外出务工的乡村更需加强数字化建设,或者说,这种乡村的建设更要依托数字平台。基于此,网络社群便成为这种乡村建设的重要依托,而作为此类乡村的“顶梁柱”,热衷于创建、管理网络社群的留守妇女自然成为数字时代乡村治理的核心力量。当代留守妇女有知识、有文化,数字时代促进了她们的角色转变,也激发了她们参与时代的热情。有研究者在湖北广水市城郊乡桥村的田野调查中发现,由大多数留守妇女参与成立的“妇女议事会”除调解村内家庭和邻里事务外,还参与村内选举、低保户认定、扶贫等事务。活动开展过程中,网络社交媒体尤其是QQ群、微信群、网络论坛和贴吧等网络社群起到了沟通渠道和传播媒介的作用。依靠网络社群的便捷性和普及性,留守妇女在乡村公共事务中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也助力妇女权力从家庭私域向乡村公共领域的转向。

    目前我国正处在乡村振兴的重要时期,数字乡村建设是乡村振兴的关键环节。数字时代农村留守妇女实现角色转变并由此为农村数字化建设带来了新的价值赋能。充分关注与激活留守妇女的整体价值潜能,是数字乡村建设、助力“数商兴农”工程实施的重要途径。

    

(作者:于凤静 华乔    单位: 武汉东湖学院 资料来源:中国妇女报


 

公安部备案号:11010102005548 京ICP备2020039801号

版权所有©中国妇女研究网 妇女研究所 2003-2015(为显示最佳效果建议使用1280*1024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