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家庭家教家风与基层社会治理研讨会” 专家观点集锦(二):政策回顾部分

2021-01-07 14:40:58

20210106995396.jpg

编者按


2020年12月20-21日,由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主办的“家庭家教家风与基层社会治理”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召开。研讨会分为理论探讨、政策回顾、妇联实践等专题进行深入讨论。性别研究视界将分四期,荟萃会议中的专家观点,以餮读者。本期推出第二篇:《“家庭家教家风与基层社会治理研讨会” 专家观点集锦(二):政策回顾部分》。





20210106180718.jpg


蒋永萍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原政策法规室主任、研究员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原政策法规室主任、研究员蒋永萍分析了新时期妇女发展纲要中家庭建设的要义与目标,认为将“家庭”作为新时期妇女发展规划中的重要发展领域非常必要。通过家庭建设促进妇女发展和性别平等,通过妇女发展促进家庭建设,重构家庭之于女性的意义,应是“妇女与家庭建设”领域的基本内涵与核心要义。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既是“妇女与家庭建设”的重要目标,也是“妇女与家庭建设”三大目标维度落实的手段与工具。在推进家庭建设、发挥妇女在家庭和家庭建设中的能动作用,促进家庭决策、家庭资源分享和家庭责任分担中的性别平等、构建良好家庭关系,发展完善面向家庭的社会政策与公共服务、为家庭提供外部支持三大目标维度的考量与落实中,都离不开基层社会治理的支持和保障。为此,要深刻认识家庭对于妇女发展和性别平等的意义,以及家庭中的性别平等对于实现社会发展目标的至关重要性,将促进家庭中的性别平等、支持妇女发展作为家庭建设和基层社会治理的价值原则和重要目标,并认真检视将家庭以及妇女作为一种治理工具或手段的西方福利多元主义的认识以及具有功利性特点的国家主义立场。要强化对家庭、对家庭中妇女的支持服务,同时注重发挥妇女在家庭建设中的能动作用,实现妇女对家庭建设和基层社会治理的共建共治共享。



20210106864578.jpg

黄  锐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工作系副主任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工作系副主任黄锐副教授认为,当前中国城市社区志愿服务中出现的家庭化趋向对基层社会治理具有重要意义。老年志愿者通过夫妻间相互扶持和寻求子女支持,带领家人加入社区志愿活动,在实现老年人自身价值的同时,逐渐改变子辈对于志愿服务的认识。青年志愿者一方面接力年迈的父母,另一方面加入以亲子教育为中心的志愿活动对未成年子女进行言传身教。未成年志愿者乐于在长辈的牵引下参与社区志愿服务,并以小手拉大手推动长辈的志愿参与。在此过程中,邻里之间的互动与互助增强,更多的居民参与社区公共事务,居民与社区的连接进一步强化。可见,志愿服务家庭化在推动家庭家教家风建设的同时,夯实了基层治理的社会基础,为“由家而治”的现代化转型提供了空间。但是,当下中国家庭在婚姻关系、代际冲突、生育、养老扶幼等方面遭遇的压力也不容忽视,亟需推进具有“家庭化”实际效能的家庭政策。


20210106103913.jpg

聂  飞  洛阳师范学院系主任、副教授

洛阳师范学院系主任、副教授聂飞从农民工家庭化迁移问题出发,对家庭视角下的公共政策进行了分析研究。他认为国家政策的家庭取向从传统社会到现代社会经历了不同的发展阶段,这对于我国不同历史阶段的国家治理与社会政策产生各不相同的影响。家庭视角和家庭政策的提出不仅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而且有极强的现实意义,农民工家庭化迁移则是观察我国公共政策的家庭视角变迁和家庭政策制定的重要参照物。基于我国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国情,将家庭作为重要的分析视角,应当关注政策制定和执行环节对农民工家庭化迁移的影响。通过对我国农村劳动力转移政策梳理以及农民工家庭化迁移问题相关文献的检视发现,我国农民工迁移行为距离定居性迁移还有相当的距离,家庭化迁移还落后于新型城镇化进程。农民工家庭化迁移问题虽然始于家庭,但却不仅仅是家庭问题,更是社会问题、政策问题。农民工家庭化迁移缓慢的直接原因是我国公共政策中家庭视角的缺失,而更深刻的原因则源于制度层面、治理手段以及政策评价标准等方面。应重视公共政策的家庭视角,将支持农民工家庭发展纳入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战略中来,让农民工家庭真正过上有尊严且体面的美好生活。


20210106551282.jpg

马冬玲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副研究员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副研究员马冬玲以反家暴为例对性别意识、家庭观念与治理逻辑进行了讨论。她认为中国的反家暴立法历程是在国际妇女运动影响下开展的。在家庭一体化与传统性别观念影响下,对家庭暴力的传统治理方式无法有效解决家庭暴力问题。在以个人主义为标志的现代化进程中,伴随性别意识的崛起,女权主义者揭示了家庭暴力的性别属性,分析了家庭暴力发生的机制,重塑了人们对家庭暴力原因、性质、后果等的认识,破除了家庭一体化的假设,使家庭暴力问题社会化,提出公权力介入的要求,推动了国际上的重视与各国立法实践。受国际妇女运动的影响,中国的妇女与妇女组织、机构积极推动了反家暴立法进程。可以说,对于家庭暴力的关切,是现代化进程中性别意识崛起的结果。而从中国反家暴的立法目标、立法原则与处置方式等来看,立法推动力既来自于对现代性(性别平等与法制建设)的追求,也来自于对家庭暴力演变为社会治理风险的认知。由于传统性别观念与家庭观念依然广泛存在,反家暴执法过程中显示出个人权益与家庭完整性的摇摆,显示了个体主义与家庭主义两种理念的博弈。家庭仍是我们的情感所依,但当家庭充满暴力与不平等的时候,便已经失去作为情感共同体的价值,更无法发挥社会治理的功能,需要在现代化理念的指引下处理家庭中的人与事。



20210106246302.jpg

顾宝昌  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顾宝昌认为,费孝通先生讲到家庭是“铁三角”,父、母、子女,母亲是家庭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基于当前女性在选择生育时的各种顾虑和困境,我们当讲到很多女同志取得成就的时候,也讲讲她们在家庭、家教、家风建设中的作用,说明她既可以事业有成,而且也可以对家庭有贡献。全社会要尊重母亲,更要支持母亲,而且要在政策上有所体现。现在把怀孕反应当病假对待、工作考核时不考虑生育因素或因为在孕而应聘失败等现象还时有发生,说明要在全社会形成对尊重母亲的气氛,特别是要在政策支持和环境营造上下大功夫。



文字来源: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妇女理论研究室

摄像:史凯亮

编辑:赵凯旋  林丹燕


 

公安部备案号:11010102005548 京ICP备2020039801号

版权所有©中国妇女研究网 妇女研究所 2003-2015(为显示最佳效果建议使用1280*1024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