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家庭家教家风与基层社会治理研讨会” 专家观点集锦(三):妇联实践部分

2021-01-07 14:41:45

20210107849631.jpg

编者按

2020年12月20-21日,由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主办的“家庭家教家风与基层社会治理”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召开。研讨会分为理论探讨、政策回顾、妇联实践等专题进行深入讨论。性别研究视界将分四期,荟萃会议中的专家观点,以餮读者。本期推出第三篇:《“家庭家教家风与基层社会治理研讨会” 专家观点集锦(三):妇联实践部分》。





20210107844405.jpg

倪  婷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倪婷,梳理呈现了20世纪50年代国家特别是武汉市民主妇联改造家庭、家庭关系,重塑职工家属的历史实践,总结分析了妇联组织推动家庭家教家风建设的历史经验与存在的问题。她认为,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倡导建立新型家庭,重视新型家庭关系的建立。1950年《婚姻法》明确提出夫妻有和睦团结、劳动生产,为家庭幸福和新生社会建设而共同奋斗的义务,在贯彻实施婚姻法过程中,政府倡导建立民主和睦、团结生产的新式家庭。在此背景下,家庭和家属工作进入妇联组织工作视野,在实施“一五”计划以及全面实行社会主义改造的过程中,妇联组织提出要用社会主义原则处理家务和家庭关系,工人家属的家庭管理和家务劳动被视为支持、辅助工人生产的性质,其好坏关系到工人生产计划的完成。1954年,武汉市民主妇联在职工家属中开展“五好”活动,以日子计划好为中心内容,以是否让职工安心生产、是否影响职工生产计划的完成为主要标准,对落后家庭和家属进行改造。“五好”活动通过订立和实施家庭计划作用于职工家属日常生活的改造实践,达成了“人”之改造的目的,实现了对职工家属和家庭的重塑,职工家属作为社会主义家庭劳动模范受到表彰,家庭妇女身上的“寄生”色彩被逐渐清除,崭新的劳动者形象逐渐确立起来。妇联组织从指导、检查家庭计划的制定和实施为切入点参与家庭治理,但一定程度上存在对家庭生活过度干预等问题。


20210107851168.jpg

郭夏娟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20210107572255.jpg

秦晓敏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郭夏娟,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秦晓敏,运用协同治理理论,以浙江省妇联建构的家庭建设综合平台为例,分析妇联组织在家庭治理中处于何种位置,如何发挥作用。她们认为,家庭本质上是既隐含私人性又体现公共性的“社会基本制度”,兼具治理主体与客体双重功能,需要公私合作进行治理;以往基于国家与社会关系框架的分析难以对妇联组织独特的组织属性与职能定位做出恰适性解释,而协同治理理论则为妇联角色转型提供了新的解释视角。新中国成立至今,妇联组织从辅助式配合党和政府的中心工作,组织发动妇女参与社会建设,转向发挥主体性主导家庭协同治理机制;其之所以能从家庭治理的边缘走向中心,一方面缘于政府选择性让渡职能,赋予妇联组织适度的制度环境,同时妇联组织主动寻找发展空间,二者良性互动;另一方面则因妇联组织自身的组织柔性更为突出,能够高效构建多元利益主体的协同机制,以组织化形式有机整合社会力量。妇联组织正是因其独特的“官民”双重属性,使其有条件在国家与个体家庭之间建立起有效连接,成为家庭协同治理机制中的核心主体。


20210107431117.jpg

王剑璋  上海市妇联副主席

上海市妇联副主席王剑璋,在明晰家庭家教家风与社会治理之间既有机统一又相互影响的紧密关系的基础上,梳理总结上海家庭家教家风工作的创新实践经验。她分享到,近年来,上海各级妇联在推动家庭产生社会治理共同体的身份认同、探索发挥家庭家教家风在基层社会治理中重要作用上形成了“打造核心项目、建立服务阵地、锻造家庭社工、先进典型引领”四大工作支柱,从而形成社会服务家庭、家庭反哺社会的良性循环。她认为,在培育社会治理家庭共同体的过程中,一要完善领导体制,加强党的领导,强化统筹协调,改革或拓展家庭文明建设协调小组职能,同时要发挥政府作用,考虑将“家庭工作”优化到妇儿工委基本职能范围中;二要深化思想认识,构建理论框架,既帮助家庭做好“门内”的工作,又要在“门外”发挥家庭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更大作用;三要创新工作机制,优化运行模式,依托“四大”工作支柱,协调处理好原有工作机制与创新工作机制间的关系。


20210107293341.jpg

周慧琴  宁夏妇联家儿部部长

宁夏妇联家儿部部长周慧琴,以宁夏西吉县作为中国贫困农村的典型代表,运用扎根理论的初始编码、聚焦编码和理论编码三级编码程序,分析贫困农村家庭教育发展水平处于较低阶段的现状,总结了妇联组织提供普惠性、规范化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实践经验。研究发现,在偏远贫困农村,受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历史文化传统、民族心理等制约,家庭的教育功能被严重忽视,教育期望不高导致家庭教育观念落后、文化程度偏低导致父母主体责任承担不足、教育功利化导致家庭教育内容单一、简单说教导致家庭教育质量不高,影响了扶贫扶智的效果。妇联组织作为牵头单位,从项目化购买服务、建设专业化队伍、开发实用性教材、打造服务性阵地对贫困农村家庭教育指导服务进行了探索实践。贫困农村家庭教育既具有普遍性,又具有特殊性。各级政府、学校、家庭、社会要形成共识,推动贫困农村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协调发展。


20210107266178.jpg

李明舜   中华女子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

中华女子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李明舜认为,“注重发挥家庭家教家风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重要作用”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中国实践。必须深入研究新时代中国家庭建设与社会治理现代化的目标任务、路径方法等基本理论问题,深入研究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的阶段性特征,不断提炼出有学理性的新理论,不断概括出反映新实践的规律性认识,为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和新时代我国家庭建设提供科学理论指南。妇联的家庭工作是党和政府家庭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妇联的家庭工作既要继承自身优良的传统,又要体现和服务新时代的要求。从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角度看,妇联的家庭工作必须服务国家治理、社会治理,为社会和谐稳定服务,为社会文明建设和党风廉政建设建设服务,以良好的家风涵养良好的社会风气和党风;从妇联组织的基本职能的角度看,妇联的家庭工作必须服务和推动妇女的解放与发展,促进男女平等的实现,推动妇女走出家庭参加社会劳动以及社会认识和肯定家庭劳动的社会价值;从发挥妇女在家庭建设中的独特作用角度看,妇联家庭工作要总结梳理扬弃妇女在家庭中各种身份角色的独特作用;从与妇联其他工作的关系角度看,必须把妇联家庭工作融入妇联的其他工作之中,妇联的其他工作也必须深化到家庭领域。



文字来源: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妇女理论研究室

摄像:史凯亮

编辑:林丹燕


 

公安部备案号:11010102005548 京ICP备2020039801号

版权所有©中国妇女研究网 妇女研究所 2003-2015(为显示最佳效果建议使用1280*1024分辨率)